夜晨simle

稻米一只,最近萌上楼诚夫夫😂😂😂

【楼诚衍生/凌李】谁说警察一定是人类

強摘的果實不甜●●:

※人鱼AU


※前情提要小短篇→【楼诚衍生/凌李】院长家老淹水【楼诚衍生/凌李】院长家换地方淹水了【楼诚衍生/凌李】小人鱼要回家


※我绝对不会说我就是混更的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倒是足够让李熏然把人类的世界给摸了个透彻。他现在不仅可以完全融入社会,还打滚撒泼的在看过一次警匪电影片后,意想天开地说要当一个警察。凌远真的是当下就给了他一个O型嘴,强调自己对于一隻人鱼想要当警察的想法感到匪夷所思。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李熏然还真的考上了警校,以优异的成绩毕业,骄傲的穿着警服在家裡耀武扬威。


凌远自从李熏然头一次神神祕祕的拿着入学通知单来献宝的时候就知道事情肯定没自己想像的单纯,一直到他实在放心不下亲自跑了一趟警校拜见过校长之后才知道——原来校长他妈的也是一隻人鱼!


这下也没什么好阻止的了,都有了警校校长人鱼,多一隻小警察人鱼应该也没什么关係吧?




——才怪!




凌远看着窝在诊间角落尽力的想隐藏住自己的李熏然,差点没气得丧失理智,白嫩嫩的小手臂上划着一条口子,第一次出任务就受伤也真的是没谁了。


李熏然在逃跑跟认错之间纠结了一会儿,又想了想第一医院是凌远的地盘,只好深吸一口气怯生生地对凌远露出一个讨好似的微笑。


「还笑。」凌远黑着一张脸伸手在李熏然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然后抓起他的手就开始消毒。


「痛。」李熏然可怜兮兮地用另外一隻手摸了摸额头。


「被刀子划伤都不痛,我打了一下就痛了?」


李熏然不知死活的嗯了一声,立刻就接到了凌远凌厉的目光,他打了一个哆嗦,藏起来的鳞片都跟着立了起来。


「你……你别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的,下一次就不会受伤了!一定不会!」李熏然摸摸鼻子举手发誓,下一秒就因为凌远抹上的药太过刺激而嘶了一声。


凌远把眉头皱得更深了,看着那不大不小的口子,就好像他心裡也跟着被划上了一刀。李熏然眨了眨眼睛,看着凌远的表情不自觉得就也跟着觉得有些难过。他虽然已经很了解了人类社会的规则和运作,但是对于情感还是有些一知半解,更多时候靠的都是直觉。李熏然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可是一看见凌远的眼神就觉得自己应该要让他笑起来才行,于是他便伸手抚上了凌远的眉间。


「老凌,你不要这样,你笑嘛!」


凌远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停下了手边的动作,他抬起眼眸看着李熏然一脸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着急表情,忍不住将他的手给握在了手心之中,递到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你如果想让我笑的话,以后就要听话多照顾自己一点,好吗?」凌远勾起嘴角说。


「好!」李熏然看见凌远笑了,立刻也跟着笑了起来,点头如捣蒜。




「好了,小警察人鱼虽然今天受了伤但也立了功成功抓到小偷,等下包扎完了咱们就回家吃大餐庆祝!」


「我想吃蟹黄捞饭!」李熏然欢呼了一声。




……到底为什么我家养的人鱼这么喜欢吃海鲜?是因为以前在海底过得不好吗?










李熏然吃饱喝足就在沙发上翻着肚子,凌远洗完碗刚擦好手坐到一旁,腿上就啪地一声躺上了一個尾鳍。李熏然吐吐舌头表示最近腿变多了换尾巴出来换换口味,凌远是不怎么介意被当成人肉架子,但是糟糕的是李熏然上半身还着警服。




凌远怎么看都觉得所谓的换换口味,指得大概是在床上的那种。





评论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