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晨simle

稻米一只,最近萌上楼诚夫夫😂😂😂

#嘎尾# 【监禁】7

有本事自己写,这样把人家的心血只换个名字就说是自己的作品,还脑洞呢!笑死爹了,还真会给自己加戏啊!赶紧删了吧!你萌嘎尾我们不介意,可是你拿人家的作品改名字说是你的,熟不能忍!不服来战

花如森:

那个神马。我上次答应群里的亲不生气不干仗每天开心的萌楼诚。


三个礼拜,又来了。每到三个礼拜就会出现一个想nen死她的。


这位朋友,你也买了我本子啊?谢谢哈,你要抄我的监禁你倒是把句子改改啊!好歹句子改改啊,人家都抄脑洞,你懒得连句子都不改啊?直接复制粘贴啊?╭(°A°`)╮


抄不要紧,最关键问题是,你不仅拆了我楼诚凌李,你特么连我嘎凯都拆?😰


不能忍。呵呵。😂







小爷我身娇肉贵:



“jonh,帮我找个保姆最好是不识字,又聋有哑的,只需要在规定时间打扫卫生就可以了。”


王嘉尔说完挂了电话,伸手替张伟掖了掖被子看着熟睡中的人嘴角不自觉上扬,前些天这人还跟他抱怨家里太乱来着。


电话那头的人是王嘉尔的助理,他正盯着手机还没回过神来,只是觉得他的老板最近很奇怪太奇怪了。


上半年抛下公司在美国呆了好些日子说是陪猫,前些天又让他找人安装什么智能安保系统,有谁会花好几百万安那鬼东西就为了看住一只猫?这不神经病嘛。


这会儿又要找什么保姆,还要不识字又聋又哑的,真怀疑是不是故意整他的。


张伟差不多中午十点才醒的,眯着眼睛走到卫生间刷完牙洗好脸开始找吃的,看见冰箱上贴了个便利贴“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下面还画了个小爱心)下班就回来,么么哒~饭在锅里”


“神经病……”张伟翻了个白眼,居然笑了。他拿起纸放在桌上准备去厨房拿吃的,这会儿才发现家里居然干净了,地上的纸团全都没了,衣服也全都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了沙发上。


张伟知道这肯定不是王嘉尔做的,他每天都挺忙不会空打扫的。


那这就说明除了他们俩这栋房子里还有第三个人在,就是意味这着他有机会逃出去了!


张伟高兴的几乎要条跳起来了,他穿上拖鞋往楼下走没看到人,各各房间也都没人。


有些泄气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推了推大门“吱呀”门居然是开的,张伟内心狂喜他终于逃出来了,外面正下着雪院子里还有车子压过的痕迹,张伟想着沿着痕迹走出外面那片林子到公路上就可以了。


王嘉尔坐在会议厅看着眼前的那台电脑眉头皱成了一团“嘉总,这是数据和报告会议可以开始了,嘉总…嘉总?”


王嘉尔听到助理声音才回过神来眼睛还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明明已经过了保姆打扫的时间门竟然还是开的。


他心里突然一紧,坏了!站起来扭头就往会议厅外面走,整个会议厅瞬间一片哗然。


jonh也傻眼了,赶紧跟在王嘉尔后面“老板啊,这会议室坐的可都是各大股东董事啊,这年底会议可重要着呢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猫丢了。”王嘉尔喃喃说道,大步往外走。


“什么玩意?”这次他是真能确定他老板不正常了。


王嘉尔回头一把抓住jonh衣领“你去搞定里面那群人,副总让你当。”


jonh抓抓头发,身生平第一次这么不想升职。


走了好一会儿张伟冻的不行,浑身发抖牙齿打颤,他没想到别墅周围的林子这么大。


雪还在下他就穿着身薄薄的睡衣,感觉身体都要冻僵了,不断往下飘的雪早就把汽车轮胎印盖没了,他就是靠着本能挪动着双脚一步一步往前走,路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周围很静时不时会传来些动物的叫声,心跳的越来越快了,好疼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生疼,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
他没听王嘉尔的话好久没有好好的吃药了加上本身就低血糖现在头也晕的厉害,双眼都模糊了。


“不能死不能死”,张伟颤抖这着双唇念叨着,他实在冻坏了,还迷路了,也许今天他就会冻死在这里。


他突然想到了王嘉尔,如果他死了王嘉尔会伤心吗?他不想死之前想王嘉尔的,要想想妈妈想想爸爸,想想朋友想想粉丝,想些开心的事情。


可是,真的好想王嘉尔啊


“王嘉尔…嘉尔你在哪儿呢,快来……快来救救我。”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了腿也没有力气了最终张伟倒在了雪地里闭上眼睛的前一刻他好像看见王嘉尔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啊。




评论

热度(61)

  1. 夜晨simle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有本事自己写,这样把人家的心血只换个名字就说是自己的作品,还脑洞呢!笑死爹了,还真会给自己加戏啊!赶
  2. Sariel_Yii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绝对不能忍,基本的道德素质都没有了,还美其名曰自己想到的脑洞!
  3. 花如森PC. 转载了此文字
    那个神马。我上次答应群里的亲不生气不干仗每天开心的萌楼诚。三个礼拜,又来了。每到三个礼拜就会出现一个